湖北潜江9-29抢劫银行运钞车案侦破始末(多图)

  9月29日,湖北省潜江市发生一起抢劫银行运钞车案,劫匪谢先荣在2分钟内持枪杀害2名运钞员、2名银行工作人员,抢走现金34.88万元、五四式手枪一把。

  “9·29”惊天大案发生在国庆前夕,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湖北省警方全力搜捕,历时14天。10月12日晚6时,谢先荣被警方围堵在汉江边,谢开枪拒捕,被当场击毙。近10天内,本刊记者全程跟踪了“9·29”案的侦破,这一案件再次敲响了银行安全保卫系统的警钟。

  潜江市公安局副局长梅荆汉向本刊记者介绍了“9·29”特大持枪抢劫银行运钞车案的情况。他说,9月29日上午7时50分左右,工商银行潜江市广华支行运钞车司机王世武驾驶牌照为“鄂N02849”的白色丰田面包车,与押运员方以安、杨少华及业务员张澜一道,抵达位于江汉油田向新小区八号地内的向新储蓄所。

  向新储蓄所内的工作人员任玉英(女)走出营业厅前来交接。就在任玉英走近面包车,伸手欲拉开车门时,附近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内突然冲出一名头戴棒球帽、手持一把五六式冲锋枪的中年男子,将任玉英一枪打死。

  紧接着,持枪男子迅速朝运钞车内开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澜身中数枪,重伤倒在座位上,而押钞员方以安、杨少华则未及反应就已被当场打死在车内。

  司机王世武在第一声枪响时就已经意识到发生了抢劫,他迅速跳下车,将头部埋在轮胎下,刚好躲过歹徒向他射击的一颗子弹,随即,王世武迅速逃离现场躲避劫匪的射杀。

  持枪男子却绕过面包车追在王世武后面不停扫射,因为王世武跑得很快,该男子没有追到,于是又折回面包车,取出车内装钱的两只箱子以及押钞员的一支五四式手枪放到自己的红色桑塔纳轿车内,迅即驱车逃离现场。

  梅荆汉说,劫匪动作非常老练,整个抢劫过程不到2分钟。王世武躲过劫难后,于7时58分用手机向潜江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报警。

  4分钟后,离事发现场最近的广华公安分局干警火速赶到现场,警方迅速封锁现场,展开调查,并将肝部、肺部以及肩部多处遭枪击的张澜送往江汉油田管理局中心医院抢救,但张澜终因受伤过重,于10月1日抢救无效死亡。

  工商银行广华支行方面证实,歹徒当场劫走现金34.88万元、押款员的1支制式手枪,及部分公章和存款凭单。

  潜江市公安局局长高金洪、副局长梅荆汉随后率领刑侦人员赶到现场,并迅速调集巡警、交警、公路及油田周边派出所干警设卡堵截。

  中午11时,在距离事发地点约1公里的向阳小区97栋与98栋之间的草地上,走访民警发现一辆车牌号为鄂OD0550的枣红色桑塔纳轿车,该轿车车门紧锁。

  这辆可疑轿车很快被确定为被劫匪遗弃的作案车辆。技侦人员打开车门后,在车内发现了被劫的银行装钱的空箱子2只,换下来的衬衣1件、长裤1条,黑色棒球帽1顶,鄂D00495车牌1副,此外还有大量子弹弹壳和一本旧兵器杂志,及一个蜗牛吸顶式警灯。

  梅荆汉说,根据此前湖北省公安厅向全省各地区通报的有关谢先荣的作案习性,警方在第一时间就估计到,近期敢于动用如此大胆手段实施银行抢劫的人员,在湖北省能“挂上号”的只有谢先荣一人。

  警方迅速从网络上下载谢先荣的指纹等资料,通过对遗留在桑塔纳车内的指纹进行对比,发现遗留的指纹和荆州“9·10”案及荆门“8·5袭警案”案犯谢先荣的指纹一致,同时枪击现场遗留的弹壳,与谢先荣前几次作案时留下的弹壳批号也相同。

  湖北省公安厅立即成立专案指挥部,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尚武任总指挥。警方调查发现,谢所遗弃车辆系荆州市劳动局一辆被盗公车,牌照系沙市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被盗警牌。经警方查明:9月14日,谢将停在荆州行署大院的荆州市劳动局一辆桑塔纳小车盗走。21日,沙市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警车外出办事,谢先荣将警牌“鄂OD0550”盗走,但记者采访获悉,沙市刑警大队并未上报荆州市公安局。

  警方的进一步调查发现,谢对作案地点、时间、目标、潜逃方式都经过深思熟虑。红色桑塔纳最早在9月26日就在向阳小区出现,在广华公安分局绘制的一份“9·29”案可疑车辆出现图上,记者看到,红色桑塔纳在案发前的3天,在出事储蓄所附近多次踩点。

  锁定劫犯谢先荣后,湖北省公安厅立即向全省发放10万张通缉令,公开悬赏卡片5万张,200盘录像带在省内各电视媒体滚动播出通缉令,悬赏10万元缉拿谢先荣。10月3日,公安部也发出A级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缉捕谢先荣。

  警方经缜密分析,认为谢先荣并没跑远。梅荆汉说,以潜江为中心,向全省发散的卡哨反馈,没有迹象表露谢先荣的行踪,表明其可能在案发地附近蛰伏下来。梅荆汉分析了谢先荣的犯罪动机,他说,谢先荣抢钱并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是为了改善妻儿生活,谢文化水平低(小学),长期以来,对妻儿都有一种负疚心理,他曾说过只要给妻儿弄一大笔钱,自己就算被警察打死也无所谓。因此,在将赃款转移给妻子之前,谢不会逃离潜江。

  10月4日,湖北省公安厅印发7万多份谢先荣身份卡,在潜江市公共场所广为散发,并向所有司机散发。当地政府还发动了民兵预备役及群众,挨家挨户进行搜索,并发放了印制的“扑克牌”通缉令。转眼间,整个潜江市市民皆引起警觉,发动了一场“全民战争”。

  10月6日,专案指挥部确定,在全省设立两道包围圈。10日,湖北省公安厅再次发出动员令,发动广大群众,动员全省公安干警,在全省范围内开展集中搜捕行动,奖励金额提高至20万元。

  潜江市王场镇东岳街街口,聂春兰、张珍元姑嫂俩开了一家小餐馆。10月10潜江下起了小雨,中午12点,餐馆门口来了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该男子骑一辆红色女式自行车,后座绑着一把沾满泥土的铁锹,车把挂着两条长馒头。

  餐馆内有6名客人正在用餐,男子见状没有下车,擦门而过。6名客人相继结帐离去后,男子又折了回来。聂春兰记起,9月30日晚10时,此人曾在店内点了14元钱饭菜。

  他操着荆门口音,要了一份炒肉丝、一盘清炒白菜和一瓶啤酒。与9月30日那次一样,男子不愿在店内宽敞的地方吃饭,而是要求聂春兰搬一张桌子到门口一个隐蔽处用餐,同时,他还拿出一只崭新的搪瓷碗,要聂春兰准备两份炒肉丝和一份牛杂火锅,准备打包带走。

  就在其用餐之际,一位仙桃籍司机前来就餐,男子立即加快用餐速度,并掏出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抽出一张催促结账。在付了50元钱后,带走6双筷子,骑上自行车向汉江边上匆匆离去。

  男子的异样举动令姑嫂俩满腹生疑:这个人很像抢劫银行的逃犯。仙桃司机刘祥志听闻,赶紧掏出手机,向警方通报了这一情况。

  同在10日这天,警方接到群众反映,王场附近的汉江红旗码头,近几天出没着一艘可疑机动船,此船船头停有一辆红色女士自行车,车后座绑有一把铁锹,群众同时反映,这艘船白天停在汉江中央,却没有人打鱼,也没有人下船。

  10月12日下午5时许,潜江、天门、荆州、荆门四地警方联手对谢展开围捕,天门市张港派出所所长汪波率队到王场镇附近的红旗码头水域侦查,锁定了那条可疑机动船。

  下午6时许,潜江市公安局副局长梅荆汉、广华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志军分别率队赶到,与先期到达的警员会合。

  梅荆汉副局长说,数百名警察迅速在红旗码头附近布控,船上的人此时还没有发觉周边的变故。天色渐暗,江面上雾气开始笼罩,警方迅速抢占两个制高点,4名狙击手在上面做好了准备,船上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行动前几分钟,王场镇派出所所长王茂柏对王场镇人武部部长陈明说:我当过兵,枪法还行,你把冲锋枪借给我。随后,王匍匐到了离小船只有几米的地方。

  梅荆汉当即命令警方开火,“听到枪响,我就估计十有八九就是谢先荣。我也考虑了,如果不是谢先荣,只要开枪拘捕,我们就可以向其发起攻击。”

  汉江上顿时枪声大作,持续十多分钟后,小船上一个身影纵身跃进江内,企图游向旁边的大船。

  王茂柏看个准切,冲着江水中露出的脑袋连发两个点射,接着又是一梭子弹,“我打中了,这家伙沉下去了。”

  警方不敢大意,为防止劫犯在附近藏有同伙,梅荆汉命令对小船附近的另一艘小船也进行喊话,“船上有人吗?……再不出来我们要开火了。”

  梅荆汉说,警方在可疑船只上发现了与“9·29”大案被劫人民币号码相吻合的人民币6.7万多元。

  天门、潜江两地民警、武警,迅速驰援,300余人冒雨沿两岸江堤,顺流溯流两公里来回搜索,同时组织滚钩船打捞。尚武随后调集300余名民警赶到现场,对汉江边6公里左右的水域进行搜索。

  晚11时01分,天门市同兴村码头渔民用滚钩捞起一具男尸,头部中弹,天灵盖被掀掉。

  经照片对比,初步认定为谢先荣,13日凌晨,湖北省公安厅经痕迹物证鉴定,确定尸体就是谢先荣。

  1时15分,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尚武向湖北省委和省政府报捷。至此,“9.29”持枪抢劫银行案告破。

  梅荆汉说,船上有持续生活的迹象,谢先荣买了一条烟,10日中午又在王场集镇买了大量食品、餐具、液化石油罐及牙刷牙膏等日用品。白天船不动可能会引起别人怀疑,谢特意购买了一大壶柴油,以供机驳渔船白天在江面转悠,晚上才靠到岸边休息。

  潜江市刑警大队大队长袁友涛说,“9·29”大案在潜江历史上尚属首次,给少数认为潜江这种级别的小城市不会发生银行抢劫案的干警敲响了警钟。

  袁友涛分析说,与张君、“二王”犯罪集团相比,谢先荣的作案手段更加凶残,计谋更加精确、周全,作案技术职业化程度极强,并且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谢先荣作案从不戴面具,历来都是单独行动,此案中,他在2分钟内连杀4人,行动相当迅速,手段残忍,毫不犹豫。

  警方在其家中查获了大量兵器、法律、侦破小说等书籍,谢先荣潜心研究张君等犯罪集团的“经验教训”,并对警方的侦察手段做过精心的研究。谢曾因盗窃被判刑,据其狱友介绍,谢先荣认为张君纠集的是一帮乌合之众,一旦一个暴露,整个团伙都会暴露出来。因此,他从不结伙,谢声称要么不作,要做就做大事,一定要超过张君,一定要出名。

  袁友涛介绍,谢在实施“9·29”抢劫案时给警方布下了多道障眼法。他开着挂有警灯、警用牌照的桑塔纳轿车,目的就是为了遮人耳目,让人掉以轻心,警车跟在押运车后很难引起人们的怀疑。

  袁友涛说,谢先荣自恃洞悉警方侦破方法,作案后一贯不外逃,他认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2003年“8·5”荆门持枪拒捕袭警案,谢先荣在当地呆了3天才走,通过渡船到天门等地,最终又悄悄潜回。2002年“9·10”案,谢先荣也是在案发现场700米远的停车场将抢劫的车辆抛弃,被杀害的司机就扔在车内。

  作下“9·29”大案后,谢先荣故伎重施,潜伏在汉江的渔船上正是潜江、天门、荆门等几个县市交界的“三不管”地带,他充分利用了汉江的天然屏障,地形僻静而复杂,非常利于隐蔽和逃逸。

  谢被击毙的地点交通方便,可直通其妻子、父母的住所,警方推断,谢先荣选择这里,可能想躲过警方的搜捕风头后,将钱转移给妻子,而后直接从汉江潜逃。

  谢先荣从不轻信人,也从不使用任何通讯工具,即使他的妻子平时也不知道他的行踪。他处心积虑,借助自行车、铁锹、蛇皮袋,故意化妆成民工模样。袁友涛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谢先荣弄巧成拙:一副民工装扮,但出手阔绰的消费水平与这一身份明显不符,一条小渔船,整天不捕鱼,究竟干吗﹖

  10月13日中午12时,“9·29”特大持枪抢劫银行运钞车案案犯谢先荣被击毙18小时后,本刊记者再次来到案发地——向新储蓄所。

  10月11日谢先荣被击毙6小时前的同一时段,记者第一次在这里进行调查采访时,劫难后的储蓄所刚恢复营业不过四五天,遇难的向新储蓄所职工张澜、任玉英的讣告张贴在储蓄所门前的布告板上。现在,讣告已经被撤下,没有改变的是储蓄所内的员工面色依然沉重,但谢先荣被击毙多少让他们松了口气,储蓄所的气氛不再那么压抑。

  案发后,潜江市各大银行都加强了戒备,押运车后都配有一辆保安车。梅荆汉在对“9·29”大案进行总结时说,金融部门应该从这起案件中吸取教训。银行在押运过程中存在不少不规范操作,这是谢先荣持枪抢劫顺利得逞的重要原因。

  对比潜江“9·29”案、锦州“12·12”案和沈阳“1·18”案这几起银行抢劫案,可以发现,被劫的运钞车都是普通的面包车或者经过简单改装的车辆,劫匪抢劫所选定的地点都是在储蓄所门前,劫匪抢劫都是在解款员走出储蓄所时进行。

  梅荆汉说, 云南大理所有景点的门票,在这起案件中,被劫的运钞车只是一辆普通的民用丰田面包车,毫无防范能力,根本不能用于押运。案发前,潜江市公安局就已经发现了该银行押运工作的漏洞,并发出了整改通知,遗憾的是银行并未执行。

  按照正规的押运程序,运钞车在抵达储蓄所前应该先按响喇叭,储蓄所内的工作人员确定是否为本行的押运车。而后,押运员首先下车,对周围情况进行侦察,并实施警戒,确认安全后,再进行交接。

  目击者的反映及警方对现场的勘察表明,两名押运员根本没有下车实行警戒,对运钞车附近停靠的红色桑塔纳轿车也没有引起足够的戒备,在这种情况下,储蓄所工作人员依然自行进行了交接。

  警方发现,两名押运员被打死在车内,均未戴钢盔,防弹背心都挂在座椅背上,血迹斑斑,两人甚至没有持枪,其中一位的手枪还插在前座椅后背网兜里。

  有目击者同时对押运员的业务能力提出了质疑:作为专业押运员,在劫案发生时,怎么会发生来不及反应便被打死的情况?!

  潜江警方目前正在抓紧搜寻34.88万元赃款中剩余的28万余元,并组织警力对掉进水中的五四式手枪和失踪的冲锋枪进行搜寻,袁友涛分析,谢先荣在逃亡中,不可能携带目标很大的冲锋枪。根据其自行车随时夹带的铁锹分析,可能是将冲锋枪埋在某处。14日中午,警方查明,谢先荣藏身的小船系其7日从一荆门船主手中花3700元购得,因此排除了其团伙作案及杀人劫船的可能。

  谢先荣被击毙后,向新储蓄所隔壁小超市的老板程太明再次面对本刊记者,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轻松,程是“9·29”大案的主要目击者之一,他在第一时间向警方及部分赶来采访的记者叙述了自己看到的一切。还有一位主要目击者是向阳物业服务处小区管理站书记刘平(管理站同样与储蓄所毗邻),此后,两人的叙述不断“绘声绘色”地出现在部分媒体上。

  随着谢先荣潜逃时间的不断推移,两人心中的忐忑与恐惧与日俱增,程一度选择对媒体保持沉默,刘平则抱怨部分媒体报道中有关他的叙述出现了“额外渲染”及“事实偏差”,因此拒绝接受采访。

  就在10月11日,程太明第一次面对本刊记者的提问,言辞闪烁,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慌: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向新小区的居民早已从报纸上获悉了谢先荣被击毙的喜讯,许多人围了过来,侃侃而谈,再次采访程太明时,他已善言了许多,但言语中依然听得出后怕。

  程太明说,听到枪响时他开始以为是有人在外面放鞭炮,出门发现是一个头戴棒球帽的中年男子,手上还拿着一把长枪。程太明以为此人是银行工作人员,于是就凑上去说,“要不要报警?”但男子提枪对准了他,程不知道是谢先荣没有子弹了,还是没有扳动枪扣,总之是捡回了一条性命。

  潜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袁友涛说,这种心态可以理解,警方共接到3000多条电线多条线索,但大多数提供线索者不敢留下姓名。谢先荣残暴的作案手段给江汉油田朴实的民众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死里逃生的司机王世武惊吓过度,哭了两天两夜,至今神情恍惚,谢先荣一天不入网,民众就一天不能安心。

  杀手线岁,荆门市沙洋县李市镇人,人称“独行劫匪”,他在一年内疯狂作案数起。——2002年9月10日,谢先荣在荆州市某中学内劫走学校2万多元学杂费,击伤一名学生及其家长后,劫得一辆桑塔纳小车逃跑,并将司机杀害。

  ——2003年5月13日,在荆州区政府盗取一辆车号为“鄂D-10106”白色桑塔纳小轿车,该车目前仍下落不明。

  ——2003年8月5日晚,荆门市公安局通过侦查,发现住在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谢先荣有重大嫌疑。荆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徐金华带领民警到谢的住地缉捕。敲开门后,谢先荣突然开枪向冲在前面的徐金华开枪射击,然后携带一支五六式冲锋枪潜逃。徐金华身负重伤。案发后,荆门市调集400余名武警、巡警进行全城大搜捕未果。

  ——2003年8月6日,荆门市公安局悬赏5万元通缉谢先荣。公安部随后向全国发出B级通缉令,缉捕疑凶。8月7日,警方在谢家中查获两支手枪、91发子弹及其在荆州抢劫杀人作案的大量物证。

  ——2003年9月12日,谢先荣在荆州市行署大院停车场内盗取荆州区劳动就业管理局普通型桑塔纳轿车“鄂D-00495”红色桑塔纳轿车一辆,该车在“9·29”案作案后被丢弃在现场附近。

  ——2003年9月21日,谢先荣在沙市某公园将沙市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车号为“鄂O-D0550”面包车车牌盗走。

  ——2003年9月29日,谢先荣在工行潜江广华支行向新储蓄所门前持枪抢劫运钞车,打死4名工作人员,抢走人民币34.88万元。

  谢先荣身负荆州2002年“9·10”持枪杀人抢劫案,荆门2003年“8·5”拒捕袭警案,潜江2003年“9·29”抢劫运钞车案三大重案,他见人便开枪,手段极其残忍。但是谢先荣家乡亲友和原工作单位同事,都一致认为,谢虽言语不多,但很懂礼貌,见人便打招呼。

  谢先荣年近古稀的双亲陷入了巨大的悲愤中。谢先荣姐弟5人,排行老三,他又是怎样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谢先荣的大姐说,谢先荣小学毕业后便不再愿意上学,过早踏入社会。由于交友不善,谢沾染了一些不良习性,十五六岁时就曾顶替一青年承认了盗窃裁缝店布料、收音机的事实。此后,谢在不良社会青年的带动下,越来越爱惹是生非。

  随后几年,谢一直在社会上晃荡,没有正当工作。1983年谢先荣因盗窃作案被判在沙洋农场监狱服刑,袁友涛大队长介绍,谢性格刚烈,坐牢时曾多次越狱。

  1988年1月谢被释放,同年,被招工到荆门市万里交通公司当货车司机,1994年却因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下岗,此后,他便在荆门城区代朋友开车挣钱。

  1994年,谢先荣通过朋友关系准备在城区经营“面的”,但需要2万元现金作为抵押。谢先荣便向舅舅求援。在舅舅和其他亲友的资助下,花10多万元购买了一辆桑塔纳,在荆门跑起了出租。但一月后,这辆桑塔纳轿车就被包车人骗走,交给银行作了抵押。其后,谢先荣多次要求归还轿车,始终未见成效。

  袁友涛告诉记者,这件事对谢打击最大,逐渐形成了反社会的心态。谢此后多次作案均与桑塔纳轿车有关,除了其熟悉桑塔纳轿车性能外,也极可能与这件事留下的阴影有关。(杨江)

中金心水主论坛| 十二生肖图片大全大图人物|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香港挂牌正版禁一肖| 赵木林六肖王| 黄大仙香港正版资料| 牛香港正版挂牌彩图| 合数单双中特公式| 手机看开奖2238开奖直播| 精准平码规律公式|